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为什么会有法令纹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悲伤没有结尾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女人坐在橱窗前,香烟已经燃近烟蒂,灰白色的烟灰被一个颤动掉在地上摔得粉碎。细心的话,你会发现,这个城市是没有花朵跟圣诞树的,只有彩灯和玻璃在道路两旁安放着。就像这个城市的夜是没有悲伤跟爱情的,只有欲望跟金钱张开血盆大口将人吞噬。

这个时候有客人来了,女人站起来,挂上自己贱卖的笑容。

“带这个小弟弟来开心啊。”

她身后是丛横交错的彩灯,闪痛了他的眼球,干脆不去看她。于是身后的男生低着头,像是第一次来。

这里的每一个房间都像暗格,因为里面都只有一张床。甚至连排风口都没有,所以刚走进房间就感到呼吸有些不顺畅,或者是自己的呼吸跟不上自己的心跳声。女人一件一件的褪去自己的衣服。

“我们……嗯可以不做么?”

女人把脱到胸口的粉红色内衣重新拉下去。笑着问,“我们可没有开了房间又退钱这么一说,小弟弟,懂么?”

“那你陪我待一会儿好了。”

“我靠!你以为这是在拍电影么?装什么清纯。”说完拉开房间的门,开始往外走。他在房间里站了一会儿,觉得她走远了之后才出门。

梅雨的季节在整个城市上空徘徊着乌黑色的朵云,下面是淅沥着小雨的城市。发了霉臭的味儿夹杂着糜烂的味儿在整个弄堂里散发出难闻的气息。一只黑猫在垃圾堆里舔着让人作呕的鱼刺,眼睛不停的朝狭隘的弄堂口张望。有脚步声渐渐接近,黑猫一跃跳到锈烂了的窗台上,露出皎洁的眼球喵了一声。

看门的在弄堂口大骂,“你们两个想死吧,下次再这么晚回来看我不打死你俩。”胖子和眼镜对视一眼嘿嘿的笑了起来。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从铁栅栏爬出来了,看门的每次都衣服都来不及穿想抓住他俩,最后只能在弄堂口大骂。

本来他们两个是住校的,后来因为学校的宿舍不够,便把有些爱捣乱的学生专门租在了这儿,房租便宜,但离学校很远。

他跟在胖子的身后。胖子转过身递过来一根烟,他自己叼着一根。在昏暗的光灯下,烟熏的他皱着眉头眯着眼。腐臭的气味儿在弄堂深处一阵一阵的,刺痛着喉头。

“诺,烟。那女人…怎么样。”

接过烟,小声嘀咕说“没怎么样,我没敢做。”

“你这熊孩子那么没出息。连这事儿都不敢上,还混个球。”胖子闭上眼睛,用手夹着烟,一副瞧不起的样子。然后又低着头有点可惜的说“白浪费了一百块钱。”

他注视那个女人已经很久了,每次从学校往回走的时候就能看见她像商品一样在橱窗里抽着烟,而不是像那些女人伸手拉路过的人,她真寂寞的像这个空虚的城市。

他的背包里有两百块,他认为可以一百块足够两个星期的生活费。于是发了疯的让胖子陪他一起去,因为胖子总是很得意的在同学面前炫耀自己嫖事。

他一口喝下一杯咖啡,苦的皱起了眉头。他是不喜欢喝这东西的,只是想坐在她看不见的窗子看她。看她细而修长的手指夹着烟,等有人喊到她的时候,收起悲伤的面容,转身的时候像一刹那绽放的向日葵。跟着那些男人走进房间,他的心就莫名的揪了一下,最后空落落的。

结账,四十七块。于是两个星期的生活费就剩下五十三。于是只能在大街上走走,因为这座城市唯独在大街上闲逛是不收费的。漫无目的地走,走累了就翻铁栅栏去睡觉。脑子里空空的,口袋里空空的,像一个失了忆的乞丐。所以他总觉得这城市像个流浪者的世界,每一个人都看似那么孤独。

胖子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紫了一块,看样子是跟人打架了,或者说是被打了。胖子又开始炫耀他的事迹,今天揍了谁谁,说要报复什么的。他躺在冰冷的被子里,感受到有风从碎了的玻璃缝儿里呼呼的吹着他的头顶。

“胖子,明天晚上再陪我去一次哪儿吧。”

他尽量把声音压的很低,像是在自言自语,手里的筷子不停的在饭盒里捣来捣去。

“你有钱啦?那你把我的那一份也拿了吧。”

为什么不去向她说清楚呢,劝她不要再这样做了,或者是告诉她“私奔吧”。这简直是在向一个魔鬼讲童话故事那样荒唐。他是该去找她,但不是去说那些令她觉得好笑的话,而是给她一百块睡一夜。

回到弄堂前的时候,里面乱成一遭,他看到胖子正在被一群青年打倒在地。辱骂声,呕吐声,冰冷地在整个巷子回荡着。胖子在地上抽搐着,鲜血在弄堂的水泊里直流。

他拼命的朝哪儿跑,时间开始变得很慢,慢的像是被某些力量拉扯住。内心深处的悲伤像条溪水渐渐涌进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然后变成强大的力量。

你疯了吗?回来。

有人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,拉进一间屋子里,捂着他的嘴叫他不要说话。整个巷子都弥漫着死亡的气息,哭喊声被手死死的挡在身体里,眼睛里布满了血丝。窗户的缝隙可以看见拳头一下又一下在胖子的脸上留下青痕。

盘旋在上空的鹰挥舞动着翅膀一声接一声的在城市上空回荡。时光就这么静止了,静止了一切,潮湿的风在树丛里涌动,雨滴挂在屋檐,像是几百万年都不曾移动过的时光。

是看门的把他拽进了屋。等过了之后,警察出现了,胖子被打了半个多小时,警车却用了四十五分钟才赶到现场。因为警察总是能在一切都过去了的时候出现在现场。

最后结果是,胖子的死因是跳楼,然后合上本子叫人收尸。一切永远都这么合情合理,不过是某些人收了贿赂,然后办些错事。

橱窗里的女人胭脂可以从脸上扣下一大块,手上的香烟从不抽上一口,而是看着街上的男人等着烧到手指才肯丢掉,然后再点燃一根。他出现在视线里,血丝爬满了整个眼球。

他没有说话,一切都那么自然,把她领进房间,把兜里仅有的钱掏给她,趴在她耳边说“希望你别再做下去了。”

她的香水味儿浓烈的像凝固在空气中,身体就这么趴在他耳边。他拥抱她,越来越紧。最后起身离开。那女人的眼泪在眼眶中闪烁,最后滴在手臂上,冰的不像话。

整个城市的秋天树叶层层把荒凉的马路包裹着,灰色的天空又下起了雨,滴落在橱窗前,很快被地面吮吸。豆点大的雨开始逐渐迅速,在地面上留下一点一点急促的痕迹。女人的烟蒂从门外弹了出去,落在地面上,上面沾满了口红。

报纸上有一条新闻,某某酒吧内发生一起恶意杀人事件,凶手年仅十七岁。该凶手杀人后从酒吧四楼阳台跳下,当场摔死。

读完这个新闻看到图片上已经血肉模糊的那个男生,她的眼神重新回归成冰冷。像是看到秃鹰咬死一只灰色的野兔那样。周围的人在议论,“现在的社会那么乱,有些不成年的孩子都这么狂妄了,还真是吓人呢。”这样的话语里从来都不会加有任何感情的,像是在谈论午饭吃什么那样冰冷。

街上的行人逐渐消失在了下着雨的夜晚,城市大街依旧彩灯阑珊,橱窗里富丽堂皇。这个城市是没有情感和怜悯的,只有仇恨和悲伤。就像这个城市没有花朵和圣诞树,只有玻璃和灯光。

他就像被侵蚀百年的礁石滚落大海,又能如何呢?潮汐依旧轰轰烈烈的在海洋中翻滚。而他沉浸在海底日复一日着悲伤。

癫痫会遗传的几率
癫痫治疗去哪家医院
得了癫痫病饮食注意什么

友情链接:

蚍蜉撼树网 | 遵义师范学院教务 | 苹果指定维修点 | 北京标榜美发学校 | 鼠标微动怎么换 | 晴空物语射手加点 | 拔火罐可以祛痘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