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网络连接经常断开 >> 正文

【流年】春忆(选择征文·散文)

日期:2022-4-2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春风拂晓,一梦到天明,起身,推开窗子,让无限春光映入眼帘。

窗外,晨曦正好。阳光,以最温柔的模样洒落下来。一直认为,阳光是最公平的,它从不因贫贱富贵就偏袒谁,或怜悯谁,它将万丈光芒洒落大地,任何人都能去接受它的抚摸,感受它的温暖。柔和的阳光,透窗而入,伴随而来的,还有阵阵清新温润的空气。此时,正值人间四月天,眼眸处,皆是花红柳绿,鸟语争鸣,欣欣向荣的景色,使人禁不住沉醉其中。

自入春以来,花开花谢络绎不绝。小区里的迎春花刚落,杏花就开了,杏花还未落尽,桃花,玉兰,樱花,海棠,丁香,梨花,又次递开放。在不久的以后,牡丹,睡莲,蔷薇也将逐渐盛开。春天里,无论是春风,春花,还是春水,都显得格外妖冶柔美,风情万种。

小区里的每个角落,都已经被春姑娘打扮得花枝招展。孩童在小湖边手持水枪嬉戏玩耍,年轻女子在花前俯首弄姿拍照留影,老年人沿着鲜花盛开的曲径小路漫步闲走,几只养尊处优的名犬在草地上互相追逐……就这样,日子,在不急不缓中悄然度过,岁月,在不声不响中落满尘埃。

时光,如一杯清茶,淡,而纯。正如在岁月变迁中,一颗原本浮躁的心,逐渐沉淀得安静祥和。此刻,阳光依旧烂漫,我捧起春日里的一抹新绿,倏地一下,就嗅到了逝水年华里封缄已久的暖香。

很多年前,孩提时的我,并不认识这么多花草树木。在我的眼里,春天,就是老家院子里的槐树开满了朵朵香甜的槐花,榆树结满了串串嫩绿的榆钱儿,臭椿树上长满了簇簇稠密的拍子。

那时候,十来岁的我和小伙伴们特别忙碌,摘槐花,捋榆钱儿,采拍子,都是我们极度热衷的事。我们找来一根粗长的竹竿,在竹竿顶部拧上一根弯头铁丝,然后提上篮子,几个人就兴高采烈地出发了。在房前屋后,在道路两边,都有许多散发着阵阵清香的树木,我们走进树的世界,挑选花朵开得适宜的大树,把竹竿顶端的弯头套住那诱人的花枝,两只手使劲转着竹竿,几下就把槐花,榆钱儿,或者拍子连花带叶一并拧下来了。

槐花和榆钱儿清新香甜,无论生吃,还是放辣椒炒吃都特别可口。不过,我还是最喜欢吃母亲用这些花朵掺了白面和玉米面蒸的“苦累”,“苦累”蒸熟后,蘸上香油醋调和的蒜泥一起吃,别提多好吃了。在我的潜意识里,一直觉得一代代流传下来的“苦累”应该就是这两个字,因为,在父母小时候,正是解放初期,那个时候生活贫穷清寒,老百姓根本买不起新鲜蔬菜,而且大部分人家孩子还很多,日子过得可想而知,缺衣少食自然屡见不鲜。所以他们就用槐花,榆钱儿,野菜等掺和了面粉蒸着吃,既当菜,又当主食。“苦累”在当时应该算得上极好的食物了,想必在那个年代,人们是为了纪念那些辛酸的日子,才给这种食物取了“苦累”这个名字。

时至今日,“苦累”这种“忆苦饭”依然在我们的饭桌上呈现,只是,品种逐渐多样化,当初的野菜类已经增加到土豆,豆角,菠菜,扫帚苗,茼蒿等蔬菜。“苦累”的美味,在民间,已经根深蒂固,在农村,也已经家喻户晓。

我们这一代人,从小是看西游记长大的,在西游记里有一集是演一个王妃被妖怪俘虏,一位神仙赠给王妃一套七彩霞衣,只要妖怪一碰王妃,浑身就会像触电一样疼痛发抖。那时候,特别羡慕王妃身上的七彩霞衣,总想着,如果自己也有一套这样的衣服,就可以保护自己,吓跑坏人了。当臭椿树上的拍子长得发红后,我们就知道,那梦寐以求的七彩霞衣就要成为现实了。我们把拍子采下来,拿着针线从一片片拍子中间的硬心穿过去,穿成一串串手链,脚链,项链,耳坠,花环等饰品。我们一群小女孩把拍子饰品戴在身上,心里别提多美了,嘴里还不停嚷嚷着,比比谁的七彩霞衣更漂亮。

小时候的春天,除了在院子里或街道边的树上展现,还有那一望无际的麦田。春风吹过,萎缩了一冬的麦田开始泛青,农民们合时宜地给麦田上了化肥,浇了头次春水,不过几日,麦田就会呈现出一片绿油油的蓬勃景色。

周末时,母亲就会带着我提着竹篮拿着编织袋去麦田地里拔草。小麦已有半尺高,随风在脚踝处左右飘摇。刚刚浇过的麦田,泥土潮湿松软,每踩一脚,都会在麦笼里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。春回大地,万物复苏,麦田里的小草也毫不示弱,它们努力地弹出头,拼命地吮吸着土壤里的养分。在麦田里,小麦是高贵的,需要竭力保护,而小草则是卑贱的,必须斩草除根。

我和母亲低着头,顺着麦田往前走,眼睛左顾右盼,寻找小草的影子。这些小草有很多种,其中有老绿,荠菜,红韧青,臭蒿子,狗尾巴草,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小草。当我们看到在麦田里肆意疯长的小草,就会弯下腰,将小草连根拔起,然后抖落一下小草根部的泥土,随手扔进竹篮里去,等篮子满了,就把小草倒进编织袋里。一个上午,我和母亲就能拔上半袋子小草,这些拔掉的小草给麦田减轻了负担,同时也是另一种收获。

在农村,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猪喂鸡,我家不喂鸡,猪圈却从未闲置过。一头白毛,粉皮,大耳,长鼻子的母猪,已经养了好几年。这头母猪,在我看来长得特别慈祥,从小在农村土生土长的我,见惯了各种模样的猪,虽然都是小眼睛长鼻子大耳朵,可是,细看却如同人一样,千姿百态。我家的这头母猪,长得憨厚,性子老实,好多次它生小猪仔我都在母亲的指导下来“照顾”它的“衣食起居”,而它也从来没有对我发起过攻击。时间久了,这头母猪成了老母猪,它的样子就如同饱经风霜的老人一般,愈发地慈祥起来。我和母亲从麦田里拔的小草带回家后,母亲总会抓上几把扔进猪槽子,这头老母猪便会扭着笨重的身子走来,一边哼哼,一边尽情地品尝着春天里的美食。

春天,还在老家院子里一袭绿衣的矮墙上留下痕迹。方正的土胚,一块块堆砌而成的护院墙,在一代代生命的延续中,被风雨冲洗得不再伟岸。可是,墙越来越矮,它的生命力却越来越强。一层厚重浓密的碧绿苔藓长满墙体,远远望去新鲜醒目,近了,伸手触摸,柔软润泽。很多时候,我会忍不住抠下来一片,放在手心细细把玩,静静欣赏。苔藓,身形娇小,模样清秀,一茎一叶就是一个世界。

那是个暮春午后,我又在那面矮墙下玩耍,在墙角下挖了几个坑,抠下几片苔藓种下,端来水认真地浇着。母亲一手拿着小板凳,一手捧着织了半截的毛衣走来,问我在干什么?我说,我要种苔藓,让它长成一棵树。母亲呵呵地笑着,说我是她的傻丫头。母亲在离我不远处坐下,两只手熟练地织着毛衣,那是件粉黄相间,细麻花图案的毛衣。母亲说,她的傻丫头长得白,穿这个颜色的毛衣最好看。母亲还说,她要赶紧织完,趁夏天还没来,让她的傻丫头在春天就穿上。

许多个冬去春来,花谢花开后,母亲说,她的傻丫头长大了。是的,我长大了,母亲曾经黝黑的头发,也出现了银丝点点。还是在春日,我和母亲相依坐在屋檐下,阳光暖暖地洒落在我们身上,我依在母亲身边,任母亲无限温柔地给我掏耳朵,剪指甲。我也会在阳光下翻开母亲的头发,拔下几根刺眼的白发……

记忆里,每到春暖花开时,屋檐上就会有几只成双结对的燕子前来筑巢。它们迎着新绿,从南方飞回来,选好安家落户的地点后,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衔来春泥,建驻爱巢。

母亲说,燕子筑巢也是会挑人家的,它们会选择善良和蔼,并且心灵手巧的人家住下。燕子本是灵巧机敏的飞禽,它本身就是种美好的象征。听了母亲的话,我对屋檐下的燕子家族更是喜爱有加。可是,喜爱归喜爱,这燕子有时候也会做出很多让人讨厌的事,比如,它们习惯在燕子窝下方拉屎,几天下来,鸟窝下的地面上就是一片鸟屎。我不耐烦地抱怨,燕子住在家里真脏。母亲说,燕子分笨燕子和巧燕子,笨燕子就像我家屋檐下住的这种,燕窝形状短浅,还随地拉屎。巧燕子筑的窝深长美观,最重要的是,巧燕子特别爱干净,它们从来不在鸟窝附近拉屎。听了母亲的话,我留了个心眼,认真观察了别的小伙伴家的燕子,我看到了巧燕子筑的窝,和我家屋檐上的笨燕子果然不一样。从那以后,好胜的我就生出了一个心结,总有些不服气,凭什么别人家是巧燕子,而我家却是笨燕子?我家又不比别人家差。

又是一个春天,在我家屋檐上的灯泡边上,两只北归的燕子驻足了很久之后,开始忙碌地衔泥筑窝。没多久,一个里宽口窄,细致精巧的燕窝筑好了,这是名副其实的巧燕子的杰作,那一刻,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,开心地对母亲喊,妈,我家也住巧燕子了。那是种无法言语的成就感,似乎这巧燕子是一个人,甚至一家人的象征。母亲看着我在燕窝下连蹦带跳地拍手欢笑,她的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春天,是个让人心生暖意的季节,在这个季节里,情感会如一粒饱满的种子,在一阵雨,一场风后,就开始萌发新芽。

在我心里,原本打算尘封的执念,在这个四月,又一次被缓缓地掀开。心,还是原来的心;人,还是原来的人;路,还是原来的路;可,念,却不再是原来的念。

以前,无论我在何方,每每念起母亲,心里都是无尽的甜蜜和幸福。母亲,是我生命中最珍爱的人。曾经,我以为,母亲会陪我很久很久,久到她白发苍苍,儿孙满堂;曾经,我以为,每次我回娘家,母亲都会含笑出来迎接她的傻丫头;曾经,我以为,母亲是我最温暖的避风港,无论风雨多大,她都不会垮……

可是,如今,清明时节,细雨纷飞,我与弟弟在父母坟前焚纸烧钱,天在哭,我在哭,母亲,你有没有哭?

那一年的春天,我带着母亲四处寻医问药,按摩,针灸,中药,西药,甚至巫师,可是,任何行为都成了徒劳。母亲的病日益加重,母亲的模样日益憔悴,母亲的身体日益瘦弱,母亲的语言日益荒芜。母亲,最后只能用一支笔,写下想对我们说的一句句,一字字……

念,是执念。我将这份执念植入心底,时常,在夜深人静时,独自忧伤。泪水,化作春风里的细雨,终于明白,为何清明时节,总是落雨纷纷,原来,都是无数痴情儿的眼泪再飞。当这份思念,开始承载太多的无奈,凄然,遗憾时,心,足以疼痛的开始抽搐。翻开记忆,翻开母亲在时的日子,温暖,甜蜜,舒心,清爽,柔润,美好,绵软,真切,每一个细节都如春天般美好。

多年后的这个春天,这个四月,我满怀感恩地去回忆一路走过的痕迹。闭上眼睛,母亲的模样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,母亲会对我微笑,还会对我说,傻丫头,要好好生活,要永远如春天般美好。

母亲是个纯朴善良的女人,母亲的好,我永远无法用语言去形容。今生,最大的遗憾就是母亲与我在一起的日子,仅仅只有二十二年。在这二十二年时间里,我一直被母亲全身心地宠爱着,那种被呵护,被疼惜,被关怀,被捧在掌心里的幸福感,在母亲去世后,全部都荡然无存了。我知道,在这个世上,再不会有一个人如母亲那般去疼我,爱我,给我最无私的付出。那一刻,心开始空洞,开始茫然。母亲,我此生珍爱的母亲,人去了,在我心里却永远存在。

时光蹉跎,一年又一年,虽然日子越来越好,心里却始终留有一份凄楚。母亲,如春天里忧伤的雨,每次滴落,都会疼了我的心。如果可以选择,真想回到母亲在的那段时光,当我还是孩子,当我还有母亲,当我还很幸福,当每次念起母亲,血液里,都充满了沁心的暖香。

春风吹过,小区里又飘起了阵阵花瓣雨,细碎轻柔的花瓣随风落进草丛,落入湖面,落在我的肩头。嫩绿的柳枝婆娑,湖水碧波粼粼,清澈透明的水中央几条鱼儿正欢快地游来游去。

眼前的景致虽然怡人,却终无法阻拦我翩飞得思绪。在我脑海里,呈现得是每个春天里,关于母亲的斑斓记忆。

母亲,如果可以选择,来生,我还要做您的女儿。

南昌十大癫痫病医院
治癫痫病大概多少钱
癫痫患者应该如何挑选医院

友情链接:

蚍蜉撼树网 | 遵义师范学院教务 | 苹果指定维修点 | 北京标榜美发学校 | 鼠标微动怎么换 | 晴空物语射手加点 | 拔火罐可以祛痘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