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淘宝外贸女鞋 >> 正文

【笔尖青春-小说】爱无非看谁成茧

日期:2022-4-1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某日,良西问我与你分开了多久,我说半年多。

说完我就哭了,只是半年而已,可是我却好像记得是好久好久。顾凌,今天是你离开的第107天,我想起了你。

其实,我最怕回忆你,倘若今日不是提到你,我想我不会特意去记起。我几乎真的要忘了你,毕竟,现在的生活,已经忙碌的让我没有时间想你。

曾经我一度想把我的头发剪掉,这是你曾经所不允许的。如今,它掉的很厉害,我却始终不愿再进理发店。

去年平安夜,我和小素一起在KTV认识你。那天,整个包厢很吵、很暗。你坐在我右边,灯光闪烁,晃的我几乎看不清你的脸。

你穿着黑色的大衣,眼睛映着微弱的光,熠熠生辉。苍白的手背,骨节分明的指,撑着自己削尖的下巴看着我。

我已经好久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,耳膜被震的发疼。在我耐心告罄的最后一刻,你伸手揽过我,我倒进你怀里。温热的手捂住我的左耳,右耳下方是你的胸膛。耳中开始充满的是你的心跳,我再听不见任何声音。

我把手探过去,触碰你瘦削的腰,你低声的笑,本来环住我的右手放下来扣住我的手。很奇怪的扣法——把手指挤进我的手指间,十指相扣。

顾凌,其实那个时候,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,可是,我却义无反顾的相信你。

“我们出去吧”你的声音出奇的好听,在我耳边,温热的撩动着我的心。那时候的年纪,躁动不安,青春勃发,听见你的声音又莫名的安定。

于是我紧了紧你的手,你牵着我,穿过一大群人,穿过震耳欲聋的音乐声,打开门向外狂奔。

我抬头可以看见你的侧脸——嘴角扬起,长长的睫毛在眼窝投下一片暗影。皮肤白皙的几乎透明,眼尾上翘,和你的薄唇一样勾起。那个时侯的你,很好看。

我曾经看过一句话:拉着你的手,无论是在哪里,我都感觉像是朝天堂奔跑,你相信吗?亲爱的顾凌,你相信吗?

亲爱的顾凌,如果你在天有灵,请允许我以这样亲密的语气叫你。尽管我知,彼时我伤透了你的心,哪里来的资格唤你的名姓。

我这一生,最怕的事就是回忆过去,可偏偏我又恋旧。哪怕过去多痛彻心扉,我依旧觉得好过如今这死水般毫无波澜的生活。其实,也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只有如此痛了,才会觉得自己还活着。

我想的最多的事便是和你一起的日子。

你可记得?那晚,我们在街上,彼此相牵的手。那天很冷,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下雪了,去年也一样。除天气干燥的冷外,一切都还好。

我很怕冷,也许是因为当时身体不太好。你穿的很少,手却很暖,走在我前方,替我挡去了一半的冷风。

“你叫什么?”我问你,你回过头看我。我终于看见了你完整的面孔,明明是清秀隽逸的气质,五官却是那种深刻的好看,只是一眼,我却刻在了心里。你笑起来时,右脸有浅浅的酒窝,在你脸上勾勒出一副和谐的完美。

母亲曾说过,笑起来有酒窝的男生,不会太坏。

“顾凌,你呢?”

街上是来往的人,你把我往你身边带,有车子擦过我的腰后,抬头是你暖暖的笑。

“江晚”

我再听不见任何嘈杂的声音,满眼满眶是你笑的飞扬跋扈的眉眼。

“晚晚”

我说过我是个固执的人,一直以来都是。我始终相信,一见钟情这种东西遇到的概率少之又少,更何况上天并不会偏心我。我要多少个轮回才会遇见一个值得我相信一见钟情的人?然而,顾凌,如果是你,我便相信。相信,老天还是怜惜我的。

平安夜,你送我的礼物是:一个蛇果,一杯我不爱喝的原味奶茶和一个拿的出手的男朋友。

顾凌,我很爱你。在你离开后的一段时间我都恍惚的活着,不是不能接受,只是突然想不起,为何我们会变的如此?

圣诞节你送我的那个比我人还大的熊娃娃一直占了我一半的床位,是我喜欢的天蓝色。你走后的那些日子,我都抱着它睡,然后想念你。

我清楚的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场景,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,能拿来怀念的东西总是不多。

我们的相处模式不像小素和她男朋友:腻的分不开。我有我的学业,我曾告诉你我要继续读书,考上大学,体验大学生活。那时,你沉默以后,抱着我,呼吸喷在我的颈侧。

“日后,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?”

我笑了,转过身和你拥抱:傻子,你很重要。

我能说出这样一句话其实已是不易,亲爱的顾凌,我知道你明白。不然你不会抱我如此紧,像溺水的人,抓住活命的浮木。只是,你不知,我需要多大的勇气,再去相信任何一种感情。

每周六晚上见面是我们固定的见面时间,我只有周六晚上有空。小素说你平时也来过,只是从未告诉过我。这是后话。

我们相处的很好,一直以来都是。唯一的一次吵架是在我放寒假的时候。

顾凌,我这样的人,连死都不怕,独独怕被抛弃。倘若你知道,那天你可舍得生我气?只是后来,我已明白:我这一生所认识的人,能为我逐步停留的人总是少之又少的。我总要习惯,送走一个又一个从我生命里路过的人。就像现在,哪怕一个人,也要生活的很好,即使偶然想起你。

有人说,两个人的相处模式,倘若破裂,和好的再完美也难免有嫌隙。然而又有人说,相爱的过程本来就是两个不同的人,不断的磨合。只是,每个人的感情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我这人,矫情的不行,有时即使再舍不得,也会装作不在乎。

那天,你有你的朋友,我偏偏不喜欢热闹,一个人走在最后和朋友打电话,以为你会注意到我。当我回过神来,你们早已不见踪影,剩下我一个人站在街边。委屈铺天盖地的袭来,我终于哭了。一个人,裹着大衣往回走。那天,胃一直抽搐的疼,我一个人,走了一条街。在街边的拉面馆点了一碗拉面,放了好多辣椒,将自己呛的满脸泪水。

我痛的不行,打电话叫小素给我带胃药。我蜷在被子里哭,手脚冰凉。

小素说药是你买的,脾气不知道怎么就上来了,死活不肯吃,也不接你电话。

第二天晚上,我在世纪皇宫看到你。从来不抽烟的你却和朋友喝酒,整瓶整瓶的喝,跑了好几趟卫生间。我在沙发这头,看着你。我很想去劝劝你,哪怕只是和你说一句不要喝了。可是我怕,我只剩下不多的尊严,怕被你拒绝。

我一个人出去了,站在外面,托了一个人去叫你。我就蹲在台阶上,来来往往的人都很奇怪的看我。你出来了,却不说话。你朋友说:两个人之间,有什么事就摊开来说,别吵架。你始终不肯和我说一句话,直接把我送去了小素那里。那天,是苏格的生日,小素在那边。看到苏格的那一刻我哭了,委屈和伤心一起爆发,把眼泪全擦他的衣服上。苏格把我放在小素旁边,小素却无暇顾及我,塞给我一个话筒就和她男朋友打情骂俏去了。

屏幕上放了一首歌,曾经我和小素很喜欢:我们两个人陌生又熟悉,爱似乎来的很小心翼翼。眼眶又发热,甩了话筒,话筒发出刺耳的尖鸣。包厢的门恰好打开,我看到你,几乎是冲进你怀里,把你撞的退了好几步,哭出了声。你笑了,整个胸腔都在震动。

“顾凌!你混蛋!”

“对不起,晚晚,以后别不理我,我好想你”你手上用了力,我在你怀里不能动弹。你没有再给我说话的机会,吻我,当了所有人的面。那是我们第一次接吻,也是最后一次。

那晚在宾馆里,我们彻夜闲谈。

你是一个好男子,一直以来都极其尊重我的意见。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做,直至最后也只是相拥而眠。

你说那是你第一次喝酒,抽烟。“晚晚,你真的…打破了我很多传统。你比我想象的更重要。”

我靠在你怀里,听你说话。你似乎又瘦了不少,腰比我第一次触碰时还要瘦削。

“顾凌,你怎么这么瘦?是不是比我还要轻了。”

我并不知道你身体不好,你很少和我说你的情况。你只是沉默,然后轻吻我的嘴角。

昏昏沉沉快要入睡的时候,我听见你说:晚晚,若是我得了很严重的病,你会怎样?

我记不起那时我是怎么回答的,把脸埋在你怀里,继续睡。

我以为来年春季,我还会再见到你。

我是在三月份和你说分手的,整个寒假,你的电话都打不通,我没有你的任何消息。其实我只是想让你哄哄我的,然而连分手的短信都是石沉大海。

四月份的时候,我接到你的电话,手机上显示的区域是上海。

“晚晚,是我,顾凌。”你的声音沙哑了许多,我从教室后门躲了出去。

“我的短信,你收到了吗?”

“嗯”

“那你…”我想问些什么,话到嘴边却有什么都说不出。

“江晚,可不可以,等我五年?”你说你病了,如果治疗不好,也许就回不来了。我是怎么说的?

“顾凌!我大好的青春为什么要浪费在你身上?五年对我意味着什么,你有没有想过?你一声不吭的跑去上海,病了也不和我说,你当我是什么!还是说,这只是一个借口?想分手是吗?没有必要找这么恶毒的借口!顾凌,如果你爱我,有本事回来,证明给我看啊!”

我把电话挂了,一个人蹲在走廊哭,不知道自己哭些什么。亲爱的顾凌,其实我信的,只是又怎会说那些难听的话,我自己也分不清。

小素也出来了,站在我面前,最终什么也没说。

我开始把人际关系弄的一团糟,一个人独来独往,连着小素也不愿意理。苏格来找过我一次,我终究没忍住,向他打听了你的消息,只可惜他也不知道。你也没给我打电话,小素也和他男朋友分开了,说是倦了腻了。

今年暑假,我们换了教室,门口的班牌换成了高三。小素打包了行李去了上海,我没有去送她。苏格去了河南,打算去历练三年,为自己的梦想奋斗一次。

生活很匆忙,我几乎每天都在赶作业。你曾说我是慢性子的人,我想也是的。我到如今还接受不了高三快步骤的生活,有时候,忙着忙着就发呆,忘了自己在做些什么。

别人忙的没有空搭理我这个闲人时,我会一个趴在桌子上写一些不着边际的话,偶尔想起你。只是如今,我再也慢不起来,周遭的一切都在催促着我。

我没联系过小素,却接到了她的电话。

“江晚,顾凌走了”

手颤抖了一下,差点没抓住手机。

“走了?什么意思?素素!”

“你心里一直明白的不是吗?你一直知道他在上海治疗。”

她的语气,平稳的像在叙述一件很普通的事情,我信了。

撕心裂肺的疼,眼眶一阵一阵的发热,却始终流不出眼泪。我蹲在地上,胃里泛酸,揪着心脏喘不过气的呕吐。

痛到深处,泪便流不出来。

那时我真的没有流出一滴泪,反倒如今,稍稍想起,心中便有起伏,只是渐渐趋于平缓。

后记:文章写于11.11。从来没有写过这么真实的,像把自己剖析了一次,给你们看。因为涉及人物权益,均为化名。其实,前些日子接到电话说他过的很好,手术很成功(我是不是好缺德…)只是,我只是想说:现在,我真的要放下过去。

癫痫的诱因具体是什么
小儿癫痫的饮食习惯是什么
癫痫病可以通过手术治疗吗

友情链接:

蚍蜉撼树网 | 遵义师范学院教务 | 苹果指定维修点 | 北京标榜美发学校 | 鼠标微动怎么换 | 晴空物语射手加点 | 拔火罐可以祛痘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