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袋装水泥价格 >> 正文

【碧海小说】]妈妈,我要回家

日期:2022-4-1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题引:一株自强不息的女人花,在经受了狂风暴雨的摧残后,咬紧牙关地支撑着自己瘦弱的身躯,终于等到了雨过天晴的那一天,娇艳在屹立在高高的枝头,永不凋零。

1、

大年夜,泉州,“静心“尼姑庵,一对身影单薄的母女在尼姑庵前徘徊。

“妈妈,我们今天要在哪里过年呢?”天真无邪的女儿拉了拉妈妈的手,不明白妈妈为什么带她来这个陌生的地方。

“宝贝,我们今年哪里也不去,我们就在这座庵里过年,看看有没有人要收留我们。”任香晴想了很久,终于还是跟女儿开了口。

“为什么不回家过年啊?”小紫嫣奇怪地看着妈妈,大声问道。

任香晴没有回答女儿的问题,她看看天色已经不早,急忙走近寺庙,敲了敲庙里的大门。

“是谁啊?这大年夜的。”一阵不耐烦的声音从庙里传了出来。门吱呀一声开了,从庙里走出一位表情严肃的老师太。小紫嫣吓得往妈妈身后躲。

“别怕,宝贝。”任香晴一边安抚女儿,一边回答师太的问话,“您好,不知道今夜能不能在你们这里借住一晚?我跟女儿只呆一个晚上就走。”任香晴鼓足勇气对师太请求道。

师太把她们母女俩上下打量了好久,看到她们什么行李也没有带,在这样的夜里看上去非常可怜。她终于缓和了脸色:“进来吧!只呆一个晚上,明天就要离开,我们这里不留外人过夜的。”

“好的,我们明天一大早就马上离开。”任香晴听到师太答应让她们住下了,欣喜若狂,马上答应了她的要求。她把女儿拉出来,牵着女儿的手跟着师太一起走进了尼姑庵。

师太把任香晴母女带到一间尘土飞扬的房间里,让她自己收拾干净,便离开了。任香晴叫女儿在外面玩,自己赶紧把房间收拾了一下,再叫女儿进入房间。经过一番折腾,女儿早已经累得睁不开眼了。等香晴从包里拿出早上没吃完的面包让她吃下后,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
看着女儿那张酷似她父亲的小脸,想到在这个家人团聚的大年夜里,她却伦落到这种地步,跟女儿有家不能回,任香晴的心就隐隐作痛。心酸的泪水吧嗒吧嗒地往下掉,淋湿了她早已经疲惫不堪的心。

躺在冰凉的床铺上,任香晴想到此时此刻,丈夫或许正抱着新出世不久的儿子,与另一个女人享受家人团聚的甜蜜世界,她就像万箭穿心一样,她忍不住哭出了声来。

“妈妈,你怎么了?”小紫嫣被她的哭声惊醒了,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,不解地问着。

“宝贝,妈妈没事,只是身体有点不舒服,快睡吧!”她一边拍着女儿的背,一边唱着女儿最喜欢听的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,女儿终于又睡着了。

任香晴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。她的思绪被漆黑的夜色拉回到那段令人欢欣而又悲伤的痛苦时光。

2、

两年前的四月,黎明大学校园,一对情意绵绵的情侣正在鸟语花香的校园里散步。

“香晴,嫁给我吧!家里一直在催我了,家里的奶奶年事已高,他们不能再等到你毕业了,今天,家里打电话给我,叫我毕业后要马上结婚。”冯英杰急促不安地催着任香晴。

“再等等吧,我还没有毕业呢!”任香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不管冯英杰如何劝说,她就是不肯改变自己的主意。她主修的是英语,今年是大学三年级,还有一年才毕业。而英杰已经是大学四年级了,眼看就要毕业了。交往三年多的男朋友耐不住家里的压力,一直叫她要赶紧结婚。学业跟爱情哪个比较重要?她陷入左右为难当中。

“好吧,既然学业比较重要,那我们就分手吧!”冯英杰一气之下使出了最后的撒手锏。

“亲爱的,你怎么这么不讲理?你当初不是答应我,大学毕业后再结婚吗?”任香晴也不高兴了。

“是家里不同意,我们结婚后,你还可以继续上学啊!”冯英杰继续用他那张三寸不烂之舌鼓动着。

任香晴见他意志这么坚定,心里开始犹豫不决了。学业还没完成,现在就谈婚论嫁,未免言之过早。可是,遇见冯英杰是她今生最美的缘份。在大一的迎新晚会上,潇洒倜傥的冯英杰对清纯可人的她一见钟情,不仅在迎新晚会上频频邀请她跳舞,还公开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表白,让她成为了当天晚会上的焦点。

都说新生比较好追,尽管任香晴看不惯冯英杰这种大胆的追求方式,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,她感觉到了冯英杰对她的真心,而且同学都在羡慕她有人追求,不断地劝说她要放下成见,接受冯英杰的心。时间一久,她也就被冯英杰罗曼蒂克的爱打动了。

两个人确实恋爱关系后,经常在校园里约会,不管是绿荫婆娑的“鸳鸯湖”边,还是绿草如茵的操场上,无论是蜿蜒起伏的林间小道,还是绿意盎然的“百草园”里,都可以看见他们两个意乱情迷的身影。

今天,他们照例在鸟语花香的校园里散步,正当任香晴沉浸在甜蜜缠绵的热吻中时,冯英杰的求婚让她从快乐的天堂清醒过来。做为男朋友,冯英杰是大家公认的超级帅哥,配上她这个小家碧玉是有点委屈了。冯英杰的温柔体贴,浪漫多情,给她带来了无穷无尽的惊喜。但是,现在她还在学习,让她放弃学业结婚,她还是有点舍不得。

“英杰,让我再考虑一下,我要打电话问家人后才能答复你。”任香晴在心里挣扎了好久,终于想出了这个办法。

“那好吧,我等待你的回答。”冯英杰怏怏不乐地低下了头。

这次的约会就这样不欢而散了。

3、

回到宿舍后,任香晴急忙打通了家里的电话,当她把要结婚的消息告诉妈妈时,妈妈在那边气得快晕了,她在电话里痛彻心扉地骂道:“你这个不懂得的孩子,家里好不容易把你送入了大学,本指望着你毕业后能够找到一份好的工作,好为家里减轻负担,现在你还没毕业就想要嫁人,这几年的辛苦不是全白费了?”

任香晴听到妈妈这样生气,急忙安抚妈妈:“妈妈,别生气,让我再和英杰商量一下,看看能不能再等一等?”

听到香晴这么说,任妈妈的怒火才下降,她在电话里再三叮嘱香晴,女孩子一定要懂得检点,要自尊自爱,别让男孩子占便宜了。

放下电话,任香晴躲在被窝里,她想破了主意,也不知道如何是好。家人不同意,自己也不想这么早结婚,要怎么向英杰交代呢?想到英杰今天强硬的态度,她的心里实在不安。算了,还是明天见面时再跟他解释吧!任香晴这样安慰自己,终于惭惭地进入了梦乡。

另一边,回到宿舍的冯英杰一脸闷闷不乐。他的好友张龙鹏看到了,连忙凑过来问道:“我说英杰,不是每天沉浸在爱河里甜蜜蜜吗?今天这是唱的哪一出戏?”

“别提啦!家人正在催我毕业后马上结婚,而香晴却不答应,她说要等她毕业后再考虑。”冯英杰垂头丧气地回答。

张龙鹏一听这话,眉头一皱,计从心来,他拍拍胸膛,说:“这事包在我身上,只要你肯听我的,我保证她乖乖地答应嫁给你!”

冯英杰听到张龙鹏这么说,露出了好奇的目光:“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

“只要生米煮成熟饭,不怕她不答应!”张龙鹏色迷迷地说道。

“切,这种事,我不能做!香晴她是什么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们谈恋爱三年了,最多只拉拉手,亲亲嘴,其他地方都不让我碰,她说要把初夜留给自己的丈夫。我们还没结婚,怎么可能煮熟饭?”冯英杰一下子就拒绝了张龙鹏的提议。

张龙鹏这下没法子了。他懊恼地说道:“那我就没办法帮你了,你自己想其他办法吧!”说完就爬上床铺,抓起被子盖在脸上,转过一边,不再搭理冯英杰了。

冯英杰久久地坐在床前,头脑里一个劲地冒出“生米煮成熟饭”这句话,他感觉这样做不是君子所为,可是,为了爱,为了家人的期盼,他又不能视若无睹。好了,不烦恼了,睡觉吧!他在心里安慰自己:桥到船头自然直!

4、

第二天一大早,任香晴就接到冯英杰的信息:“小晴,晚上七点半老地方见!”她心里一紧,担心英杰又要逼她。“杰,晚上我有事,不能过去了,改天吧!”任香晴急忙回了条信息过去,她想先躲一阵子再说吧!

冯英杰看到任香晴的信息,心里的不安更重了,如果不想出好办法,这婚事就要泡汤了。一天下来,他课也听不进去,什么事也做不好,头脑里一直在烦恼这个问题,要怎么做,才能让任香晴答应嫁给他呢?

到了晚上,冯英杰跑到任香晴宿舍门口大叫:“小晴,快点出来!”

任香晴听到冯英杰的声音,心里非常紧张,她本来不想出去,可是,又担心会影响到其他舍友的学习。她急忙下了床,便跑出宿舍。

冯英杰一看到香晴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便往外跑。

“英杰,你抓痛我了!”香晴痛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。

冯英杰回头一看,香晴细腻光滑的手腕果然红得发紫。他放慢了脚步,心疼地说:“是我不好,我们聊一聊吧!”

任香晴看到冯英杰一脸憔悴的样子,心生愧疚,她低声安慰英杰:“没事,是我的手太嫩了,经不起重力。”

冯英杰拉起香晴的手,轻轻一吻,眼里尽是不舍。

任香晴看到他这样,心里更加内疚了,她柔声说道:“杰,我真的没事,是我不好!我不该躲着你的!”

冯英杰什么话不说,小心地牵着香晴的手,慢慢地往前走。

月色正浓,星星在天上俏皮地眨着小眼睛,如纱般的月色笼罩在两个各怀心事的情侣上,月亮看不惯他们这样的沉静,躲进云层里休憩了。

到了往日约会的“鸳鸯湖”畔,冯英杰拉着香晴坐到了草坪上。两个人肩并着肩,静静地凝望着宛如绿镜的湖面,陷入了沉思。

“杰……”“小晴……”两个人同时出声,打破了夜里的宁静。

“你先说吧!”冯英杰苦涩地笑了笑。

任香晴看着情绪低落的冯英杰,怎么也不敢说出家里的意见。

“昨天,我问过妈妈了,她叫我要慎重考虑,让我学业完成后再考虑终身大事!”看到冯英杰等待的目光,任香晴只得缓缓地说出这个坏消息。

冯英杰果然脸色一沉,再也不肯半句话。

“杰,你能不能再等我一年?等我毕业后,找到工作后,马上结婚!”任香晴硬着头皮把自己的决定再次提起。

“你好自私,你不知道奶奶正眼巴巴地盼望我们快点结婚吗?她的日子已经不多了,你怎么就不能做一下牺牲?”冯英杰再也顾不上冷静了,大声说道。

任香晴从来没见过这样生气的英杰,她吓得花容失色,眼泪不听使唤地流了下来。

看到梨花带雨的香晴,英杰心软了,他捧起香晴的小脸,用力地吻着她那张红嫩诱人的樱唇,“不要,你欺负人!”任香晴拼命地挣扎。冯英杰此时被怒火冲昏了头脑,他再也听不进香晴的话,“让生米煮成熟饭”的声音犹如魔鬼一样,在他耳边响起。

任香晴越挣扎,情况越糟糕,她那件鹅黄色的雪纺上衣本来胸口就低,她一挣扎,马上露出了她白嫩的胸脯,冯英杰一看到她那诱人的乳沟,压抑已久的欲火被迅速点燃,他再也顾不上跟香晴的约法三章了,他不禁疯狂地吮吸着香晴沁人的丁香舌,还把欲火燃烧到香晴雪白的胸口上。

香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英杰,她真的吓坏了。她用力挣脱英杰的拥抱,跌跌撞撞地跑回宿舍。

看着远离的背影,冯英杰这才清醒过来,他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,骂道:“冯英杰,你这个王八蛋,你不是人!”他呆呆地坐在石椅上,不知道今后要怎么面对香晴。

5、

任香晴边哭边跑,她看到路上同学异样的眼光,低头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,心里更加难受了。

回到宿舍后,香晴躲进被子里,伤心地哭了起来,她没想到自己的决定会让英杰这样生气,她更没想到一向斯文有加的英杰会变成这样,她到底该不该答应英杰的求婚?香晴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中。

经过这次事件后,任香晴与冯英杰进入了冷战当中。

冯英杰为自己的冲动自责不已,任香晴为自己的软弱感觉无助。他们两个就这样在自责与不安中失去了联系。

冯英杰毕业在眼前,他暂时抛下儿女情长,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。

任香晴面对失去音讯的爱情,整天以泪洗脸,不知道情何以堪。

时间如水,往事如烟,一转眼就到了冯英杰的毕业典礼。同宿舍的人都约好自己的女友想要在学校的最后一晚尽情狂欢,只有他一个人孤孤单单。冯英杰又想起了任香晴,想到毕业后再也不能天天见面了,他的心里就充满了无奈与酸楚。

任香晴一早就为冯英杰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,原本打算在英杰毕业时把自己当作礼物献给他,好让他安心工作,没想到求婚风波,让他们两个进入了冷战当中。

不管如何,她还是鼓足勇气,为自己精心作了一番打扮。一件玫瑰红的背心裙把她白皙洁净的鹅蛋脸衬得格外动人。修长的双腿,线条柔美的脚上穿着去年生日时冯英杰送她的黑色高跟鱼嘴鞋。她为自己上了淡妆,使自己看上去更有精神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因为紧张而变得更加妩媚娇艳。

正在宿舍一个人喝闷酒的冯英杰听到任香晴在门外的叫声时,呆住了。他以为经过上次的事件后,香晴早已经把自己列入黑名单,没想到她还记得今天是自己毕业的日子。他惊喜交集地打开房门一看,“小晴,你怎么来了?”急忙把任香晴请进宿舍里。

癫痫病是否免费治疗
失神性癫疯能治疗吗
怎样治疗继发性癫痫呢

友情链接:

蚍蜉撼树网 | 遵义师范学院教务 | 苹果指定维修点 | 北京标榜美发学校 | 鼠标微动怎么换 | 晴空物语射手加点 | 拔火罐可以祛痘吗